国内电竞菠菜平台
南方网> 南方plus>南方艺见

沉淀30年推出长篇小说 冯骥才亮相广州谈回归“写作”

2019-04-15 07:10 来源:南方网 杨逸 覃毅 徐子茗

  冯骥才被叫做“大冯”,因为他身材高大,一米九二的身高是名副其实的文化“巨匠”,手也很大,和人握起手来,温暖而有力。

  听说他的房子也很大,露台上的绿植蓬勃茂密,他说起什么来都高兴,经历过的事情如数家珍,说起天津人的“嘎劲”,时常讲着故事就自己朗朗大笑起来。

  惟独讲起那些正在消失的文化遗产和村落,表情就变得格外严肃,“我从文学到文化,实际没有离开我们这代知识分子身上的那两个字,就是责任,我觉得有责任的人生是有分量的。”

  几十年来,他丢下创作的笔,义无反顾地扎根到中国民间文化的保护中,一直在和时间赛跑,几千个日夜奔走呼吁,保护的是民族的文化,丢失的却是自己的写作梦想。有人问他遗憾吗?冯老说:“其实理想一直都在。”

  2018年12月推出的最新长篇小说《单筒望远镜》是他沉淀近30年后推出的又一力作。这部近15万字的长篇小说,书写了他对历史和人性的思考,并成功入选了刚刚揭晓的2019年花地文学榜,被评为“年度长篇小说”。

  4月13日下午,冯骥才先生携新书《单筒望远镜》亮相广州,受黄埔书院之邀,在“非常道读书会”上,进行主题为“我的写作生活”的分享。

  分享会上,年逾古稀仍精神矍铄的冯老先生,与孩子、家长和文学爱好者们,如同长辈般,如数家珍分享了自己的文学创作感悟和人文观点,幽默有趣的发言引来现场阵阵笑声。

  保持旺盛精力的秘诀是什么?戳视频看冯老先生的幽默分享↓↓↓

  文学、绘画、文化遗产保护、教育,被称为冯骥才的“四驾马车”。广泛涉猎的冯骥才再推新作,有何看点?几十年的文遗保护经历,他有何心得体会?记者特此专访,为大家梳理一二。

  问:《单筒望远镜》是“怪世奇谈”四部曲的最后一部,听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您就有了写作计划,经过近三十年沉淀,这本书跟前面的三部有什么不同?

  答:我很久没写小说了,但这部小说我一直放在心里,三十年过去,不写不快,非写不可。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是,小说的人物早就活了,我不写,他们非要“纠缠”我,小说家一定要叫他心里的人物“横空出世”,这是一种创作本能。另一个原因是我一直在关注中心文化关系这个问题,这部小说表达了我对这方面的一些思考。

  “怪世奇谈”系列作品关注的都是中国在特殊历史背景下社会文化现象的小说。我在《俗世奇人》追求地域性,人物对话语言全是地方土语,文本的叙述语言中也揉进去一些天津话的元素,比如天津人的强梁、幽默、戏谑、好斗、义气、直来直去等等。但我在《单筒望远镜》这部小说的审美上,不追求地域性,叙述语言中没有主动放进去天津话的元素。在《单筒望远镜》里,我更注重意象的表达,因为画面能使读者有获得感。将小说中的情境不断写成画面,是我这次写作为之努力的方向。

  问:新书取名《单筒望远镜》,这个书名的灵感来源是什么? 

  答:天津这座城市比较独特,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入,是从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开始的。鸦片战争以后,天津地区开始渐渐沦为殖民地。那个时候,是中国最弱的时候,也是中国社会处在低谷的时候,也有很多愚昧的现象存在。天津一分为二,一半是老城,一半是各国租界。一半是地道又深厚的本土文化,一半是纯粹的西方文化。同一城市,两个世界,人种、语言、面孔、器物、生活方式以及城市形态迥然相异,蔚为奇观。

  现在天津还有很多诸如广州沙面那样的西方建筑,但外来势力最早带来的经常看到的,就是单筒望远镜,特别是军官身上喜欢带着望远镜。我觉得,“单筒望远镜”很有象征意义,它不能用两只眼睛看,而只能选择性的看。人都会选择性地看美好的东西。所以,小说里面的男主和女主看到的对方都是美好的。如果从文化的视角来看,一定是各自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,看他们各自好奇的东西。中国人看西方人,西方人看中国人,很多误解都是由此产生。这对今天世界来说是有意义的,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接触和交流,需要对历史重新认知和了解。

  问:您广泛涉猎文艺领域,您曾用文学、绘画、文化遗产保护、教育“四驾马车”的比喻来回顾自己的人生,如果要进行排序的话,这四驾马车,您会怎么排? 

  答:这个问题问的好。很多时候我去参加活动,活动主办方都会给我的座位贴上各种标签,如文学、非遗保护、教育、政协委员等。前几年,我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,我对非遗保护者这个身份也十分肯定。但我也热爱文学。如果现在让我排个序,我会先是作家、其次是文化遗产保护、第三个应该是教育。我觉得现在需要培养文学和非遗保护相关的人才。有责任感的、有时代担当精神的年轻人,是文化领域未来的希望,所以教育也是我未来关注的方向。

  问: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广州永庆坊时曾提到“让城市留下记忆,让人们记住乡愁”这句话,在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的背景下,您如何看待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遗产?对这里的文化遗产保护有什么建议?

  答:“协同发展”需要保护各个地方的文化特色,不是把不同的文化变成一样,而是让不同的文化协同共存,允许文化的多样性。我觉得,岭南文化是很独特的,它自成体系,音乐、美术、民俗和民间手艺都有清晰的脉络,而且水平很高。而且海外很多华侨都是广东人,他们也很在乎自己的老家,对古村落的保护也相对较好。

  我觉得粤港澳大湾区很多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,都应该积极地去保护。我给一个建议就是:接受文化的最好方式就是去体验。我们是文化的“参与者”,而不是“学习者”。文化是离不开生活的。文化保护也应该回归到生活里。比如,在清明的时候,我们带孩子去踏青,让孩子们感受到春天万物生长的生命力,这比在从书本上学习要强得多。

  【记者】杨逸

  【见习记者】覃毅 徐子茗

  【图片】主办方提供

  【视频】徐子茗

编辑: 林涛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